投后服务缺位的穷途末路

发布日期:2019/7/12     浏览次数:337     作者:

  经纬互娱是一家针对被投创企提供一站式营销服务的公司。2018年,一级市场内项目投资数量超过1万个,A股上市仅仅105家,加赴香港、美国上市的不超过200家,IPO退出的成功几率仅有1%-2%。业内人士表示,现阶段国内一线PE/VC机构的项目退出情况是 10% 能够最终IPO ,10%能并购退出,20%常年积压退出困难,60%尚在发展中。

  在追逐风口的年月里,捕捉独角兽曾是大多数股权投资机构的顶层逻辑。然而,依托奇迹而生的独角兽毕竟难得,乘风而起的大多数,最后都只能迎来无情的硬着陆,当风口过去,留下的总是遍地的狼藉。近八成的项目都无法成功退出。资本的寒冬伴随着基金期限的临近,退出难成为新的困局。

  造成这一困境的原因之一,是一级市场对IPO退出的过度执着。尽管单个项目上市能够为基金带来高额的回报和高收益率,但能走到IPO的企业毕竟凤毛麟角,在当前A股的发行制度下,大部分企业,尤其是新经济企业,无法依靠A股IPO实现退出。2017年,A股市场新股上市数量首次突破400宗,全年境外IPO共74起,这也成为中概股2011年上市低迷以来最火爆的一年。

  2018年,A股全年首发过会企业仅111家,境外美股、港股IPO超过100家。即使是在经济形势最好的时候,能够IPO的企业数字相比VC/PE行业内的存量未退出项目,甚至连零头都算不上。

  讽刺的是,大批新经济公司不惜“流血”也要上市,将登陆异地资本市场的时间提前,蜂拥抢登香港和美国股权市场,在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环境下,上市即刻便破发,IPO“有名无实”。

  根据Wind数据统计,港股中资股上市首日破发比率由2017年的24%上升至2018年的36%,年内破发的中资股数量更占到七成以上,美团点评、小米、51信用卡、平安好医生、映客等无一幸免。美股上市首日破发比例也同样是大幅上升,由2017年的11%上涨至2018年29%。与破发相比更糟糕的是,近期上市的美港股中资企业的交易额十分惨淡,大批企业成交额每日维持在几十万美金或两三百万港币之间。

  这些企业的投资人在上市后,要卖出所持有的股份,所需时间也很长,依然面临着退出难的窘境。同样,国内上市企业的投资人也因减持新规大大延长了退出周期。而无法按计划实现退出往往伴随着投资回报的降低。尽管科创板为项目退出带来了新的窗口,但实际要达到科创板上市的标准也并非易事。

  项目退出难,项目IPO退出更难,但国内PE/VC基金将近一半以上的项目都在执着的追求IPO的退出。反观美国和欧洲相对成熟的PE/VC市场, IPO仅占退出项目的一小部分。

  Pitchbook数据显示,美国PE基金的第一大退出路径是通过PE二级市场接盘,第二是通过并购退出,IPO退出的占比仅在5%左右。既然成熟市场早早为我们揭示了更为合理的退出方式,那么为什么还有成百上千的IPO拥趸愿意去走这条最艰难的道路?看似不合逻辑的狂热背后,最为可能的解释是:除非IPO是退无可退的唯一选择。

  在“只投不管”的资本逻辑下,企业单兵作战,在中途的退出节点到来时,往往因为资源缺乏、增长有限而使得投资机构无法通过股权转让或并购的方式顺利退出,因此只能寄希望于IPO最后一搏。然而,这最后一搏往往也难以化腐朽为神奇。忽视投后管理,往往也等于放弃了半场退出可能,挤上IPO的独木桥成为了无奈但唯一的选择。

  投后服务在“募投管退”这个全流程中,扮演的是“中场”和“后卫”的角色。然而,当前行业内的投资管理现状,基本可以用 “说的多,做的少”来概括。提供优质的投后服务往往是机构品牌宣传和吸引资源的手段,但实际的投后服务远远达不到真正为企业赋能的程度。在完成投资后,每年仅仅定期收集企业财务报表和参与企业董事会的机构一定是绝大多数。2018年活跃于中国境内的VC/PE机构中,仅有不到20%已设立专职投后管理团队,而这部分机构中,投后专职人员占比大多低于10%。显然与投资和募资相比,投后服务并没有得到重视,这也就成为了当前大多数股权投资机构陷入退出困局根本原因。

上一篇:投后服务那点事
下一篇:投后服务模式对比:深耕产业才能有效赋能